莫把冲动当才华

© KISARAGI
Powered by LOFTER

【空军组】无效信

Legend传奇 Reggie×EIM我的英格兰 Collins

烂俗的绝症梗,脑洞来自于一个外网的剪辑,由于vpn挂了还没要到授权

我知道EIM里面叫Steve,但是Collins拼起来比较顺手,还请谅解这个懒宅

第一次写这种风格,文笔非常烂,随便看看莫当真

----------------------

“你再这样,我就要逃走了。”Collins没好气地说。

“拜托,莎士比亚,你不是一直在逃避我吗?”Reggie漫不经心地说着,举起酒瓶为他倒了杯红酒,另外一只手不容置疑地牢牢钳住他的手腕。

Collins的手腕很细,也很白,大概是长时间缩在袖子里的缘故。长时间观察下...

狂补白夜追凶,被雪地那场戏彻底圈粉。

由此而来的一个脑洞:

“闭上眼睛,也能看见光。”关宏峰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案卷。

“这就是咱家电费这么高的理由?”关宏宇看着手里的缴费单,“哥,我开公司那点积蓄,可不够咱们这么过日子的啊。灯老是这么开着可不行,我还想攒够老婆本呢。”

关宏峰这才抬起头,久久看着他。

“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怕黑,眼神也不好了?”

“咱俩本来就在一个户口本上,”关宏峰提醒他,“你还想要什么本。”


没了,不会写文。

【空军组】钟摆

Legend传奇Kray兄弟/我的英格兰Collins

主Reggie/Collins

送给Judy太太视频的repo

对不起我又发了一遍

这么清水的文都能被屏蔽我很服气,阅读全文走:微博链接

还可以走我不太会弄的:AO3链接

END

【空军组】病人

敦刻尔克Farrier / 我的英格兰Collins  斜线有意义

OOC,一个不成文的脑洞,看看就好

-----------------------

氟苯氧丙胺还有半瓶,Collins倒出三粒,蓝色的药片躺在手掌上,一,二,三。Collins来回数了三遍,然后端起水杯仰头一口吞下,他扶着桌子剧烈咳嗽起来。

医院的工作单调而乏味,手术服送过来,泡在水里,消毒,清洗,晾干,就像他每天的生活,起床,穿衣,吃饭,工作,睡觉。

每一种都是折磨。

他感觉自己就像推石头的西西弗斯,每天生活都从山顶不断滚下,他推上去,竭尽全力,石头又一次滚下来,砸得他头破血流,痛苦...

【空军组】迷航

Farrier/Collins  斜线有意义

无考据,都是瞎编的

假装敦刻尔克没发生过

流水账

-------------------------

“教官生气的时候眼睛瞪得就像德军的探照灯,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探照灯可以躲,运气好的话不会要你的命。”同期学员一条胳膊勾着Collins的肩膀,毫无顾忌地在背地里说着教官的坏话。Collins低头整理自己的衣领和袖口。学员们在操场上排成两列,迎接教官的到来。

Collins是新来的,战争开始前他还是一所英国公立学校里的小伙子,大部分时间用来读书上课,德国的炮火从天而降击中了他们的学校。新的一波征兵开始后,他毅然报名了空军志愿预备...

【空军组】星夜深处

Farrier/Collins   斜线有意义

无考据,随便写写,都是瞎编的

------------------------------

Farrier踩着梯子在补房顶,他穿着一身不新的衣服,裤子上都是土。

这个季节的苏格兰多风多雨,他们住的这个房子有些年头了,虽然门墙破旧,倒也结实,只是近些天来房顶总是漏雨,滴滴答答,吵得Collins夜里睡不好。

他往上面抹了点水泥,换了几块瓦。

“Farrier,”Collins从窗口探出头去,一阵灰尘落下来,糊了他一脸。

“嗯……Farrier,山下面的农场先生请我们过去吃晚餐。”Collins用袖子擦了擦脸,红色的...

【空军组】幻听

Farrier/Collins  斜线有意义

无考据,随便写写

--------------------------

1939年的冬天格外冷,士兵们的生存状况不容乐观,军队里的伙食也并不美味,没有人喜欢吃这种用上一场战争中留下来的罐头做成的食品。

战争已经开始了,但都是在很遥远的前线,那些因为一时热血而入伍参军的年轻小伙子很快明白了理想和现实之间不可磨灭的隔阂,他们笑称这是一场度假般的“静观战”,于是生活很快被简化成了吃、喝,以及部分人所说的“肉欲真理”。

Collins第一次见到Farrier,就是在一条铺满鹅卵石道路旁的酒吧里。

不论在什么地方,Collins都喜欢穿...

【歌磊】时间监狱(六)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自我并非在真空中形成,

它通过人与他人的关系而进行对话式的创造。

             ——罗伯特·阿普(等)《李安哲学》


吴磊的假期不可谓不快活。

第二天胡歌开车来接他,光明正大。吴磊收拾了一小手提箱的东西,装了几件衣物和随身携带的物品,他本想和刘昊然说一声,但刘昊然那几天又是神出鬼没,见首不见尾,左右逮不着人影,吴磊只好...

【歌磊】时间监狱(五)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时间的监狱是球形的,没有出口。

                    ——纳博科夫《说吧,记忆》


时钟在虚空中悬挂着,指针在表盘上方轮回转动,尽管时间是如此古老而永恒的存在,对于生命个体而言,时间意识的觉醒必然是和记忆的诞生同时开始的。

吴磊已经十七岁了,这个年龄还是学校告诉他的。在...

【歌磊】时间监狱(四)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我们身上有路、真理和生命。

                        ——荣格《红书》


刘奕君的办公室位于这所校园的东区,东区的地方据说原本是一座富豪人家的宅院,后来那家人没了,宅院被接手,几经扩大改造成了如今的模...

【歌磊】时间监狱(三)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显然,体面的秩序已经岌岌可危。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就在这时,胡歌的手机嗡嗡震动,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胡歌接起电话。

“见到吴磊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胡歌弹了下烟灰,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左右看了一圈,果然,在右上方路灯的灯罩里侧,有一个隐秘的摄像头。

胡歌看着摄像头,虚虚摆了下夹着烟的左手,轻笑道,“老师,真是多年不见...

【歌磊】时间监狱(二)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在无意识事件的链条上,

梦是其可见的环节。

           ——容格《精神分析与灵魂治疗》


“胡老师,您家住这里呀?”吴磊问。

“没有,”胡歌说,“租的房子,工作需要,前阵子搬过来的。”

胡歌没有具体说是什么工作,吴磊也不好细问。不知为什么,时隔多年胡歌出现在这里,竟给吴磊一种紧张的感觉,但具体哪里有问题,他又暂时想不起来,只是一种直觉...

【歌磊】时间监狱(一)

胡歌×吴磊    不拆不逆

------------------------- 

正如太阳天天新旧交换,

我的爱也永远老调重弹。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


小镇地处江南,位于省会边上,小镇人不多路不宽,近些年靠着旅游业发家致富,摆脱了“乡下”的名头,各种工厂基地研究所接连落地,通了高速修了高铁,但城市基础建设却一直没做起来。小镇看起来还是一个小镇,只不过暗藏着无数...

【Dhoom 3 】Malang

萨希尔×萨马尔  HE

电影里好像真的没有提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就假装萨希尔是哥哥好了。

不会起标题,用了主题曲的歌名。

--------------------


萨希尔从黑暗中醒来。

他缓缓睁开眼,那一刹那他思维混沌,紧接着剧烈的疼痛唤醒了他全身的感知,仿佛全身的骨骼碎裂成无数锋利的碎片,一点一点切割着他遍布全身的神经末梢,他死死捂住太阳穴,痛得几乎要吼出声来。

这是哪里?

萨希尔晃晃头,尝试着起身,他稍微活动着胳膊和腿,身体上有几处划痕,出血已经被止住,似乎内脏有些伤,他不清楚,但好在没有骨折。

上帝恩赐,命运天定。他心中默念。

月亮在天空很高的地...

不要否定自己的过去。

【苏流】药引

旧文存档

---------------


梅长苏已经昏睡了三天。

飞流清理完闯进院子的刺客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屋子。屋外冬至欲雪,晚来风急,屋子里却暖烘烘的。

飞流跪坐在床榻前,为那昏睡之人掩了掩被角,而后便静静地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梅长苏的脸。

梅长苏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脸颊深深地陷了下去,皮肤苍白得可怕,手腕细瘦得令人心惊,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苏哥哥实在是太不听话了,飞流想,晏爷爷气得胡子都掉了一大把。

梅长苏昏睡了三天,飞流也不眠不休地在床边守了三天,就算是他受过训练,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再加上屋子里的温度,时间一久...

【鲁鲁修×C.C.】 Connection

旧文存档

-----------------

神根岛之后,鲁路修和C.C.的联系变得愈发频繁紧密起来。

“联系?”C.C.面无表情地咬了一口披萨,心想果然是鲁路修,竟然挑选了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她与他人之间经常发生的精神连接,“这个词语,我不喜欢。”

“‘联系’意味着被动,虽然,世界上任何人——无论他是否愿意——都会与他人、与世界发生联系,然而那也意味着会束缚自身,从而被指定命运。”C.C.说着,眼睛却在披萨盒里搜寻着什么,“墨西哥辣酱,”她的声音有些懊恼,“墨西哥辣酱没有了。”

“有办法制止吗?”鲁路修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随手从柜子里翻出几袋辣酱,扔了过去。

“我不知道...

【文夜】雪从午夜开始下

旧文重发

------------------------


小夜再次来到四月一日的万事屋,是在很多年以后的深夜。

时值圣诞,有雪,温度微凉,小夜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水手服,走过张灯结彩的商业街,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商场外有很多圣诞老人布偶,摇摇晃晃,憨态可掬,引来可爱的情侣们纷纷过去合影。

小夜就独自逆着人流前行,穿过一个桥洞,路过维持治安的交警——她还记得上一次是和真奈一起过来,那时东京正在严格实行在文人影响下颁布的《青少年保护条例》,禁止青少年深夜外出,巡逻的警察注意到她们,要求出示身份ID,小夜自然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于是大打出手,拉着惊慌失措的真奈一路小跑了回去。...

【苏流】故梦

跳回坑了,发个旧文

-----------------

琅琊后山有座坟,梅长苏葬在那里。

一米高的土堆,堆在一条小路的边上,周围有花,有草,有树木。看似荒凉,但风水极佳,接近山顶,近星临月,又有大片绿荫覆盖,远离风吹日晒,是蔺晨精心挑选的地方。

事实上梅长苏葬在哪里都不合适——林殊在十三年前就已亡故,林氏祖坟没有一个留给“梅长苏”的位置,这样一个剖心拆骨的事实,连萧景琰都无能为力。而廊州——那个本属于梅长苏的江左盟,也并非“林殊”所愿的葬身之地。

最后还是葬在了琅琊山。

 

飞流每年都会过来,给坟上添把新土。

或者在清明,或者别的什么时候。

时间过得很快,小飞流已经...

【苏流】一个梦

-------------------------

积木第三次坍塌的时候,飞流听见了敲门声。

敲门声响了三下,随后便没了动静。飞流抬抬眼皮,目光转过去,透过窗纸能看到一个人影立在门外,外面天寒地冻,那人披了斗篷。

又来。

飞流心头上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他哗啦一声把积木堆到一边,然后捡起一块,又开始从头搭建,但搭来搭去总也拼不完整。——这什么积木!不是拿没人要的破烂来糊弄我的吧,肯定是吧!这个宅子里都是坏人,甜瓜不给吃就算了,连玩具都是坏的!——飞流想着,气呼呼地在毛绒地毯上打滚。

“飞流。”门外那人说话了。

飞流围着火炉,哼哼两声表示回答。

“我可以进去吗?”那人又问。

飞流又...

【藏源】裂痕的连接

岛田半藏×岛田源氏   不逆不拆

短小

还是去年刚开始玩守望屁股时候断断续续碎片化的感情体验,一直想写,但文力不足……一直拖到了今天OTZ,翻了翻草稿箱,也懒得细化了。

如今守望屁股也不怎么摸了,但对他们的爱依旧在。

-----------------------------


他们又见面了,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

源氏焦躁而不安。

此时此刻,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国王大道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这样的雨了,街上行人或撑伞,或披雨衣,步履匆匆找寻着避雨的屋檐,嘈杂的雨声中,间或有人大声交谈着天气,不一会声音便消失了。

源氏暂时藏身在一个破旧的安全...